年更,慎关哦

【全员】大学生的末日生存(2)

阅前须知:

all叶、HE

老叶生日快乐!秋弟弟生日快乐!笔芯❤

(2)扩散

     次日清晨,阳光透过窗帘泄下来几丝,叶修一睁眼,就看到一个人帽子口罩大风衣,全副武装的蹲在电脑,发出呲溜呲溜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乍一眼还以为寝室进了贼,一惊撑起上身,等看清楚那人的身形,才又放松的倒下去,含糊不清的念叨了一句:

       “苏沐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一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。

       “醒啦。”苏沐秋听到动静回过头来,原来是口罩挂在耳朵上,嘴里正吸溜着泡面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缓了缓,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,又仔细看了苏沐秋一眼:“你怎么这德行?”

       “别提了!还不是怕传染给你,”苏沐秋摆着手:“虽说我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呦,你?”方锐从洗手间探出头来:“当我这个同住了两年的室友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靠,有你什么事儿,进去进去。”苏沐秋差点儿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方锐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,又悄无声息的缩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说,我不是昨天去市里了吗……”苏沐秋刚把方锐轰回去,一转头,看到叶修短袖下摆落了来,阳光下白的耀眼的肚皮一闪即逝,说话就顿了顿,“高铁站里,我就看到有个人跟发疯似的,见人就挠就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昨天?”叶修一下子清醒了:“你被抓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没有没有,我去医院检查过一遍,没什么大问题,就胳膊那儿一点小伤口。”苏沐秋摆手:“医院里检查啥问题都没有,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虽说还是被抓了一道小伤口,但既然苏沐秋这个抠门的男人自己都花钱去医院排过队了,医院也没把他扣下来,叶修就没再多在意,他对传染病的理解仅限于新闻联播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啥啊,无妄之灾,人轻飘飘一爪子,就排了一晚上队,挣的钱都搭进去了……”苏沐秋到底还是心疼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跟沐橙说过没有?”叶修又问:“照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昨天也有个姑娘,好像还真是跟你遇到的那个差不多的症状,是不是传染的范围还挺广泛的?” 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这么严重?”苏沐秋声音拔高,上下扫着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看懂了他的意思,一句“这么担心我啊”的调笑到了嘴边,堪堪被他咽了回去,最终只是如常道:“我没事。那人在楼下发病,我在楼上寝室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准备回应,就不该给人以希望,哪怕只是一句暧昧的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“哦……”苏沐秋没听出他心底一瞬间转过的心思,只是松口气,看着叶修放下来的一只脚在泡面上方晃来晃去,也是那种几乎透明的白,圆润的脚趾头上还是藕粉色的指甲……一下子跳起来:“靠!拿走你的脚丫子,一脚踩我泡面里怎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“嘁。”叶修慢吞吞的缩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苏沐秋两三下吃完泡面,给自家妹妹打过电话去,叶修一边刷牙一边听,依稀听到什么“E病毒”“外围控制”,后来又话题一转,兄妹二人说起大学城每年的传统联赛,隔壁军校生今年也会加入,这件事倒是最近一直传的沸沸扬扬,附近各大高校的小女生已经开始翘首以盼了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军校……

       叶修把水吐到池子里,想,倒也有几个老熟人。

       九十点钟的时刻,叶修跟苏沐秋一起从菜品已经撤的差不多的食堂里优哉游哉走出来,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其人,淘宝首页推荐里八十块钱的毛衣,六十块钱的裤子,早起用手拢两下的自然碎发,打游戏到凌晨不做作的黑眼圈,标准的理工生直男,出了食堂脚下一转,径直就去了娇声笑语一片的文学院。

       没错,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三生,叶修。

       大教室里,文体委员正抱着小本子满教室转悠,一见叶修迈进来,马上脚步缥缈的转悠过去,幽幽的看着他:“你可算来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叶修被她看得一寒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今年的电竞项目啊,”文体委员气哼哼的:“没找到你我也不能自作主张给你报上去,留了个名额,你要来么?”

       “老叶肯定得上啊,荣耀大佬,君莫笑,常年雄踞榜首,我等屁民甘拜下风。”有男生嬉皮笑脸的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文体委员对叶修的光辉战绩早就耳熟能详了,闻言还是看向叶修,看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“必须的,随叫随到。”叶修很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“哼哼,真是随叫随到就好了。”文体委员姑娘怨念挺大:“你说你,没有手机、不来上课,连寝室都不跟我们班男生一栋楼……想找你怎么这么难!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哦,不好意思。”没想到叶修接着就道歉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一道歉,文体委员反而觉得过意不去,正要说点什么,又听叶修说:“没想到我的低调给你造成了困扰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低调是可以这么用的?

       文体委员开始反思自己,同学三年,为什么她还会觉得刚才这货是真的玻璃心发作,要给自己道歉?

       一旁已经报了名的几个男生正在踌躇满志:“哼哼,今年那群军校生也会来,像这些竞技项目,真枪实弹的我们搞不过他们,电竞一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!”

       “对啊老叶,这可是你强项,别怂就是上,搞死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“就那群军校生,我听说, 一个个都快翘上天了,来之前就在贴吧里放话说什么包揽竞技赛里所有冠亚季,我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女生们都不说话,静静看着她们班的几朵娇花徜徉在想象的海洋里。

       自己班的花朵们自己清楚,撑杆跳硬生生的从垫子上空飞出去的是他们,冬季长跑跑的口吐白沫进医务室的是他们,每年运动会只能活在操场广播里的也是他们……往年连理工学院那堆宅男都搞不过,今年军校生来了反而摩拳擦掌是什么迷之自信啊!

       文体委员全程用豆豆眼鄙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很快到了上课时间,学生们一一坐好,等来的却是面色肃然的辅导员。

       辅导员上来环视一圈,直切主题:“最近的新传染病,有知道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人疫!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像是什么E病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知道啊,好多地方不都有病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几个活跃的学生陆续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看来大家都有关注新闻,当然,人疫是网上的叫法,有点恐怖片的意思,”辅导员笑了笑,缓和着略微紧张的气氛:“现在说是发现的新型病毒,EL病毒,就是E病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还是这个叫法顺耳,人疫……瘆得慌。”有人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要说的就是这件事,就在昨天晚上,我们学校……”辅导员深吸一口气,叶修预感到她要说的事情:“我们学校出现了一个病例,连同被牵连的一男一女两位同学,已经被送到了市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大教室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   “昨天晚上?昨天晚上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哦哦,这件事……我知道,大晚上的,这病真挺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可看见了,对着人小情侣又抓又挠,我还以为是单身狗的愤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屁的单身狗的愤怒,可渗人了,跟电影里的一模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什么人疫啊,我就几天没刷微博,怎么就觉得被世界抛弃了!”

       大教室里几百号人,吵起来一片喧哗,辅导员拿起讲台上的扬声器,话筒向下拍了拍桌子,等逐渐安静下来,才道:“好了,大家不用惊慌,目前并没有发现这种新型病毒有除了血液传播外的其他传播方式,我们学校也只有这一件病例,只要控制得当,没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倒是市区又陆续出现了几个病例,同学们要注意预防,最近最好不要轻易去人口密集的地方,看到同班室友有什么不对,一定要及时向老师汇报,不要与被感染者近距离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老叶,你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旁边的男生注意到叶修的脸色,当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摆摆手没说话,等辅导员走了,压低声音对那个男生说:“我突然想起点急事儿,这节课不上了,你帮我答个到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不上……”男生嘟囔了一句,见叶修偷摸摸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情况正这是,”他纳闷的看着叶修的背影:“难不成还能被传染了?”话一出口,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忽然就打了个寒颤。

评论(2)
热度(33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